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 >

对央视“百家讲坛”《英雄项羽》的不同看法

时间:2011-04-26 14:15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近日,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百家讲坛”栏目播放国家行政学院李清泉博士主讲《英雄项羽》。其中涉及史实方面的几个问题.笔者有不同看法。

一、穿凿附会:项羽“重瞳子”是蚩尤后裔

  《项羽本纪》:“太史公曰:吾闻之周生曰‘舜目盖重瞳子’,又闻项羽亦重瞳子。羽豈其苗裔邪?”该句中的“周生”.系与司马迁耳目相接的“汉时儒者”;“豈”,副词,表示推测、反诘,相当于“是否”、“难道”;“其”,                                                                                                                                                                                                                                                                                                                                                                                                                                                                                                                                                                                                                                                                    代词,指“舜”;“苗裔”,即“后代”。显然,司马迁因“舜”与“羽”均是“重瞳子”而推测“羽”是否“舜”的后代。而李博士却穿凿附会为:项羽是蚩尤“三苗”“苗人”的后裔.与司马迁本意相左。

二、只对一半:“吴中”是“苏州”

  《中国历史地名辞典》(江西教育出版社1989年版):“吴中,泛指今太湖流域一带。《史记·项羽本纪》:‘项梁杀人,与籍避仇于吴中。’即此。”吴中是地域名,类如“江东”、“中原”,而非行政区划的郡、县名。今太湖流域的苏南、浙北一带,在秦时是会稽郡辖区,郡治在吴县(今苏州)。项梁叔侄既然是“避仇”,起初是不可能在会稽郡治吴县附近安身的,而偏僻的山阴县附近的会稽山区当是安全存身之地。固然“起兵反秦”的策源地是在会稽郡治吴县,但他们流落吴中的十多年间更多的岁月应是在山阴县的会稽山区渡过的。今浙江绍兴旧县志所记原山阴县界有一项羽当年避乱于此的“项里村”是可信的。故李博士说“吴中”就是“苏州”,只对了一半。

三、假想命题:项羽“诛杀同道好友”

  乍听其带有“包袱”性质的节目预告百思不解:“同道好友”指志同道合有深情厚义的朋友。项羽究竟“诛杀”哪个“同道好友”?当李博士将“包袱”抖开后,令人吃惊的居然是会稽郡守殷通!《项羽本纪》:“秦二世元年七月,陈涉等起大泽中。其九月,会稽守通谓梁曰:‘江西皆反,此亦天亡秦之时也。吾闻先即制人,后则为人所制。吾欲发兵,使公及桓楚将。’……籍遂拔剑斩守头。”仅凭这样的记载就能认定他们之间是“同道好友”吗?李博士的理由是:郡守与项梁“密谋造反”,郡守是项梁“反秦同盟”者。这是牵强且荒谬的。他们各怀心思:暴秦大厦将倾,会稽郡守殷通欲利用项梁的影响力而投机自保;而与暴秦有国恨家仇的项梁,即使之前曾与郡守虚与委蛇,此刻正是“起大事”之机。他们之间谈何 “同道好友”?更勿谈其诛杀郡守这个“同盟”者是“不仁不义不智”。李博士设定一个根本不存在的“的”而“放矢”,尽管振振有词地为项梁“辩护”。但,“皮之不存,毛将安傅?”所以.“诛杀同道好友”是假想命题。似有耸人听闻之嫌。

四、有失公允:项羽“裂土封王”是“逆历史潮流”

   李博士对项羽灭秦后封十八个诸侯王自称“西楚霸王”之举,说成是把一个“统一”的国家又搞“分裂”了,是“逆历史潮流”。这是有失公允的。我认为项羽“封王”之举恰恰是顺应历史潮流。在两千多年前的战乱年代,各路反秦将领,在跟随项羽灭秦之后.不予安抚“封王”能行吗?试看韩信灭齐之后向刘邦“讨封”假齐王,尽管刘邦十分恼火很不情愿.但鉴于当时的形势不得不封其为齐王。在刘邦夺取政权之后,也不仍然对其儿子和功臣“封王”、“封侯”吗?这是历史潮流使然。项羽的最后失败,与“裂土封王”也没有因果关系。项羽、刘邦都是顺应历史潮流者。

五、应留余地:项羽火烧“阿房宫”

    李博士引《项羽本纪》:“烧秦宫室.火三月不灭。”和唐杜牧《阿房宫赋》:“楚人一炬,可怜焦土。”句,断言:阿房宫为项羽所烧毁。对此,笔者借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刘庆柱的话来回应:“《史记》并没有说项羽烧了阿房宫,只是说烧了‘秦宫室’,而且考古已经发现烧的‘秦宫室’是秦咸阳宫。”参与发掘阿房宫遗址的考古人员孙福喜说:“秦宫室应指秦朝在咸阳的宫廷,不是就指阿房宫。而且秦朝当时在关中修建的宫室别馆有二三百处,谁能凭这句记载就说是项羽烧的是阿房宫呢?”阿房宫遗址经一年多的钻探,探眼打到原台基的

夯土地面,没有发现被焚烧后的红焦土的痕迹。考古队的领队李毓芳作出了“项羽没烧阿房宫”的结论。(以上均据《齐鲁晚报》200413日“旧闻”版署名“绛雪”的文章《项羽没有烧阿房宫?)事实上,秦宫室也没有全部烧光,西汉王朝起初的办公处所和皇室臣僚及军队的住处,就是秦宫室的存留。至于唐朝杜牧的《阿房宫赋》,是诗人的浪漫想象,文学作品不能作为考古的依据。尽管现在对项羽是否烧阿房宫尚有争议,但“项羽火烧阿房宫”的历史定论显然已受到挑战。因此,应对此议题留有余地。

六、尚有争论:项羽“死于乌江”还是“身死东城”

千百年来无数著名地理书及社会传闻的“项羽死于乌江”说,一直讹传至今。央视“百家讲坛”中李清泉博士亦作如是说。1985213日《光明日报》发表许正山的《项羽究竟死于何地?》文章,认为项羽是死于“东城”而非“乌江”。2007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中华文史论丛》发表著名学者冯其庸的《项羽不死于乌江考》等两篇论文。但,“项羽死于乌江”说在人们心目中根深蒂固,在当今学术界和社会上澄清仍尚待时日。笔者是持项羽“身死东城”说的。

(一)“身死东城”证词凿凿

《史记·项羽本纪》结尾处:“太史公曰……五年卒亡其国,身死东城,尚不觉悟而不自责,过矣”。佐证:《史记正义》注:“五年,谓高帝元年至五年,杀项羽东城。”《史记·樊郦滕灌列传》:“(灌)婴……追项籍至东城,破之。所将卒五人共斩项籍,皆赐爵列侯。”《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中除“五人共斩”项羽者封侯外,另有二人因“破籍东城”、“追籍至东城”亦封侯。《史记·高祖本纪》:“使骑将灌婴追杀项羽东城,斩首八万,遂略定楚地。”以上五处记载,相互印证。

(二)“乌江亭”不在东城县境

秦置东城县(今安徽定远)、历阳县(今安徽和县),二县城相距今二百四十华里,乌江亭位于今和县城东北四十华里。西汉,在东城县与历阳县之间增置全椒县(今安徽全椒县)。乌江亭距历阳县城很近,显然不可能在全椒县境,更不在东城县境。西晋太康六年,秦汉时的乌江亭置为乌江县。唐《括地志》:“即和州乌江县是也。”但宋《太平寰宇记》则记:“乌江县……本秦乌江亭,汉东城县地。项羽败于垓下,东走至乌江,亭长舣船待羽处。”把“东城”和“乌江”合为一。持项羽“死于乌江”说者据此而认为:“身死东城”就是“身死乌江。”人为地把“乌江亭”逾越全椒县境而“坐落”于东城县境。

(三)“乌江亭长舣船待”及项羽与之的对话是“心理描写”

历代读史和“注”史之人,都确信《项羽本纪》中“乌江亭长舣船待”及项羽与之对话的内容,是“实写”而予“坐实。”笔者则认为:这是项羽“卒困于此(东城)”“自度不得脱”“决死”“快战”背景下的其心理状态的描写,实际上是 “虚写。”这是司马迁的时代史学与文学尚未严格分界所致。其笔下的“亭长”和“田父”,无论是相信其为特定的人或怀疑其存在,都非司马迁本意。司马迁不过是借他们在文中的“存在”,而揭示当时无数百姓对项羽所表达的“期望”和“失望”的两种类型罢了。

(四)“死于乌江”说系讹传

晋代虞溥所撰《江表传》中“项羽败至乌江”句,是现存最早的对《史记》讹误的文字。《项羽本纪》中只有“项羽至阴陵……复引兵而东,至东城”,其后再无“至”字。唐宋以后的地理书转引晋代虞溥《江表传》中句,陈陈相因。至元代中期杂剧《萧何月下追韩信》的渲染,推波助澜,更将“项羽死于乌江”说定型化。以致以讹传讹、信以传言至今。

以上拙见,请专家学者指正。

 

            (作者:山东烟台大学文经学院客座教授、

                              江苏宿迁市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原县级《宿迁市志》主编、编审)

 

(责任编辑:民间艺术网2)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