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书画 > 1941-1950 >

刘云鹤

时间:2010-06-30 10:1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点击:

 


 

刘云鹤,1943年生,江苏宿迁人,副编审,西泠印社社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书法家协会第二届、第三届理事,南京印杜副社长。

  以“学者型书法篆刻家”作为终极目标

  刘云鹤

  书画家可以不必是篆刻家,但应该懂篆刻;而篆刻家必须是书法家,虽可以不必是画家,但应懂画。篆刻家不只“但有刀与石”,更应“有笔犹墨”(赵之谦语)。这就对篆刻家提出了比书画更为苛刻的要求:除娴于把握篆刻技法、多看多临古今印谱和法书碑帖之外,要对书画印章的古今史论有所研究,要对我国古文字学有所涉猎,要有较深厚的文学、历史知识和较高尚的情操修养等等。总之,学者型书法篆刻家当是我们为之奋斗的终极目标。  我自幼性喜画画,孩提时代即好用瓦片在地上墙上乱画,参加工作后做过数年美术工作者。但命运却让我更多地与书法篆刻结缘。我的青少年时代物质生活艰苦、精神生活单调,我在工作之余游心书法篆刻完全是一种精神寄托。我曾为之“三更灯火五更鸡”,如醉如痴。逆境造就了我耐得寂寞、勇于探索、治学严谨的作风,培养了我自然、平常、淡泊、谦退的品格。  我的书法篆刻启蒙师是家乡徐慕农、窦燕客等前辈,后陆续师从丁吉甫、孙龙父、陈寿荣,并得诸乐三、朱复戡、沙曼翁诸前辈指导。初学时,甚心仪齐白石的痛快淋漓、吴昌硕的乱头粗服,但诸前辈谆谆教导我:取法乎上,临摹汉印是治印的不二法门,必须首先打稳扎实的基本功,而后上溯周秦,    古玺,下取诸家之长,融入品性学养,逐步地水到渠成地锤炼出属于自己的篆刻语言。浑厚、典雅、灵动是我书法篆刻所孜孜以求的目标。作印必先作篆,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我学习书法先从小篆入手,临习秦刻石、石鼓文、清代邓石如、吴昌硕篆书,然后土溯金文、甲骨文,练就中锋用笔的基本功。在此基础上变圆转为方折,攻汉隶中的史晨、衡方、曹全诸碑,涉猎魏碑、晋唐小楷及行草书。追求书法的金石气,使书法与篆刻双管齐下,相辅相成。  书法篆刻家虽不必是古文字学家,但对文字的源流正变要有起码的涉猎,至少不能用错字,更不能随意编造。汉许慎《说文解字》经千百年的辗转传写,不免有错误之处,但研究小篆终当以其为基础。惟由篆蜕变为隶楷,孽生转变,时有异同,今以楷代篆现象泛滥成灾,作为书法篆刻家不可不冷静地予以明辨。我选择使用的篆字以《说文解字》、《金石大字典》、《康熙字典》、《汉语大字典》为依据,绝不以后增楷字的偏旁部首凑合成所谓新的篆字。  作为书法篆刻家,应当对古今书画印章的作品和史论予以研读,从而找准自己的位置,免致夜郎自大或妄自菲薄。前人的论著是代复一代人心血凝聚,我们应予尊重、继承、借鉴、吸收,当然应取其精华,纠前人之失,补前人之不足,发前人之未发,使之发扬光大。我曾花费数年心力研究石质印章,先后在香港《书谱》杂志和杭州《西泠艺丛》杂志,发表《创始刻治石印初探》、《创始刻治石印再探》,对历代印学著作中众口一词的“王冕首创使用花乳石治印”的陈说提出质疑,从印学领域开拓出去,于自然科学领域的印章石的化学成份上寻找科学的论据,使人耳目一新。我在香港《书谱》杂志发表的论文《甲骨文书契之我见》,指出郭沫若及其附合者观点的武断和偏颇。另有《岳飞遗印系伪托》、《铸印辨析》、《高凤翰砚史研究》、《晋代谢沈六面铜印字义考订》、《谈“厅”、“鳖”的以楷代篆的不严肃》等等,或与权威商榷,或在现有史料基础上更进一层。自1980年以来,我陆续在国内外专业刊物上发表论文和学术性文章百余篇。论文入选“全国首届书学讨论会”、“江苏省首届书学讨论会”和“哈尔滨当代印学讨论会”,并收入专集。为《中国书法鉴赏大辞典》撰写辞条。花费数年心力和老师陈寿荣合编《现代印选》一书于1990年西泠印社出版。基于如上学术成果,1992年江苏省出版社专业高级职务任职资格评审委员会破格确认我“副编审”任职资格。  书法篆刻作品上的文字载体与作者的文学修养息息相关。“书法热”以来各类大型书法篆刻展中,能自书自刻其诗词者寥寥无几,这反映出作者文学底蕴的不足。因此有必要补上这一课。我在书法创作中在书写前人文字内容之外,亦尝试书写自作诗句。如第三届中日友好自咏诗书展,西泠印社95周年大庆出版的《西泠印社社员作品集》和书法报社举办的“黄鹤杯”书法大奖赛等均书写自作诗词。虽然我对诗词格律涉足肤浅,但确有意对此努力。正当我在书法篆刻的实践与理论进入收获期之际,因工作需要受命主持修志工作并主编县级《宿迁市志》,冷板凳一坐就是10年,而我无怨无悔。虽然用于书法篆刻的时间、精力相对减少了,但丰富了我在文史方面的知识底蕴。“他出之石,可以攻玉”,必潜移默化作用于书法篆刻的实践和理论研究之中。  在长期书法实践中,我体会到书法用笔的逆起、行笔、回锋三部曲,与打乒乓球、太极拳的“招式”有相通之外。他们都蕴藏着千钧力,在表达“力”的审美情趣上是一致的。力既不可弱,又不可过。弱则力怯,过则力竭;力怯则神无,力竭则神溃。花拳绣腿,剑拔弩张,看似抢目张扬,实则外强中干。任何事物都有自身规律,书法篆刻亦不能例外。  投身艺术的人,不可无荣誉心,但不可有虚荣心。荣誉催人奋进,虚荣诱人堕落,要在继承优良传统上打稳扎实的基本功。艺术创作是在基本功的前提下灵感的即兴发挥。要息心、静气、凝神、顺其自然,“无意于佳乃佳”。名利心太重,精神负担就越重,就越心浮气燥,必事倍功半乃至功亏一溃。有人认为篆刻家的风格要在青中年时即定型,固然有一定的道理。但艺术风格是作者的个性、才华、功力、学识、修养等诸多因素的综合展现。风格的形成有一个渐进、不断充实丰富的过程,诚如章祖安先生说“书法是慢熟的艺术”。到达一定的火候,则保持相对的稳定性而形成相对稳定期。这个稳定期就是风格。风格形成后随着才华、学识等因素的变化仍在潜移默化,或大变或小变或褪变。在学习过程中,不宜过早地刻意地定型风格。否则易形成不良习气而难以改变和发展。  现我年过花甲,历经沧桑,心淡如水,感悟到书法篆刻的最高境界是修身养性,我愿活到老学到老,与青年朋友一起,努力争取做一名符其实的学者型书法篆刻家。www.findart

 






 






 

 

(责任编辑:民间艺术网2)
顶一下
(128)
99.2%
踩一下
(1)
0.8%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刘云鹤

    刘云鹤,1943年生,江苏宿迁人,副编审,西泠印社社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书...